《WTO经济导刊》:哪里有用能 哪里就有节能

2015-07-14 作者:

  新闻链接:http://csr-china.net/a/huiketing/CEOfangtan/20150713/3287.html

  

  南方电网综合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南网能源”)是南方电网成立的大型专业节能公司,以节能服务、清洁能源开发为主营业务。2014年,公司排名“全国节能服务公司百强第二名”。一家“卖电”的企业为什么会成立“节电”的公司,南网能源是如何在5年内成长为节能百强“亚军”的?近日,在第十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国际论坛上,南网能源总经理周支柱在接受本刊记者独家专访时给出了答案。 

 

  《WTO经济导刊》:南方电网是一家供电企业,对企业来说,售出的电越多,利润就越多。为什么公司要成立一个致力于节电降耗的企业?

  周支柱:作为电网企业来说,多售电是有利于我们电网企业的销售收入和利润的。但是作为能源领域的主要央企,我们还承担着国家节能减排的任务和使命。电是用户最终消费的形式之一,每年全国消耗5万多亿度电。现在我们的单位GDP能耗是日本的7倍,北欧的4倍多。所以,如果我们通过电网企业的努力,能耗下降10个点,约等于全国节约5000多亿度电,相当于整个广东省一年多的用电量。所以南网成立能源公司更多的是为了履行社会责任,承载国家节能减排的使命。

  

  《WTO经济导刊》:从2010年公司成立至今已有5年时间。5年期间,公司经历了什么?

  周支柱:南网能源公司近5年的发展时间,大概经历了3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确定节能减排的核心领域、建立核心团队,同时确定发展战略。这个阶段在两年前已经基本完成。在完成第一个阶段的过程中,我们在市场上寻找了大大小小500多个节能减排的项目。现在公司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就是保证这500来个项目变成真实的节能减排,确保节能量“变现”。未来第三个阶段,公司未来可能走入资本市场,发挥我们主业的优势,延伸我们电力销售和服务的范围。在用户侧,则告诉用户如何科学用电和节能。

  

  《WTO经济导刊》:您刚才提到公司在第一阶段确定了减排的核心领域。具体是哪些领域?

  周支柱:过去近五年的时间,我们锁定3个领域的主营业务:第一个是节能业务,首先是建筑节能。以广东省为例,三分之一的电量消耗在大楼里,如果主要楼宇都实施建筑节能,那么经济与社会效益是很可观的。目前,在南方五省区,我们承接了系统内外35栋总建筑面积146万平方米的绿色建筑节能项目,创新了“能源托管”模式,平均节能率在18%左右。其次是LED照明节能,作为“广东省半导体照明推广应用中心”,我们在城市推广室内外LED照明灯具172万盏。通过我们改造过的路灯,节电率在60%-65%左右。再次是工业节能。截至2014年12月,我们已累计为4970家大工业客户实施节能诊断,实施工业节能项目320个。

  第二个是清洁能源开发,通过屋顶光伏项目、海上风电等原没有充分利用的清洁能源,我们收集加以利用。这也是一个间接的节能。第三方面是能源资源的综合利用,例如收集甘蔗渣加以燃烧发电。此外,钢厂、水泥厂、玻璃厂排除的余热余压废弃物收集起来发电利用。

  

  《WTO经济导刊》:现在全国有很多节能减排公司,与其他公司相比,南网能源的优势是什么?

  周支柱:作为电网公司来节能的话,我们有几个方面的优势。第一个贴近客户的优势,南方电网的服务是深入千家万户的,我们了解千家万户的能源使用,特别是用电的情况。通过多年的大数据积累,我们可以帮助客户更好地分析是否科学用能、找到节能节电的空间。第二个是客户的信赖。基于南网多年以来的优质服务和品牌,客户对我们比较信赖。如何经济可靠地保障我们的用户用能是我们的社会责任。所以客户使用的能源产品,包括电力的消耗产品是否节能、是否科学用能,我们给他提供的意见和建议,他一般愿意倾听。第三个是电网对节能的重视,南网能源成立近四年,我们在南网支持下,已经为超过5000家大型企业客户提供了免费的节能诊断服务,告诉客户如何科学用能,一年浪费了多少能源,有多少改进空间等。

  

  《WTO经济导刊》:南网能源将城市作为推广节能减排的重要阵地。那么如何选择合作城市?选择城市的标准时什么?

  周支柱:原则上,我们跟城市合作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我们愿意跟任何有志于节能减排的城市合作。就像“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样,节能减排的开展也是要一步一步来,我们第一阶段合作的城市包括珠海、深圳、三亚、昆明等10多个城市政府。之所以选择这几个城市,一是这些城市从政府到企业再到社会,对节能减排的重要性有充分认识。第二是这些城市具备目前和我们这些核心业务相结合的条件。第三是当地政府对推进节能减排基于利好的政策或对开展节能减排工作积极支持。

  随着十几个城市节能减排的开展,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影响逐步扩大。这些经验对未来我们扩展到其他城市是有帮助的。刚才我说了,中国社会节约10%的电,一年就能节约5000亿度电。这5000亿度电来自哪里?大到一个年用电数亿度的钢厂、小到一个月用几度电照明的农村家庭都有节能的空间。所以,我们认为哪里有用能,哪里就有节能,哪里就有节能的空间。

 

  《WTO经济导刊》:在与城市的合作中,我们如何设计节能项目?给您印象深刻的项目是哪些?

  周支柱:节能项目如何确定,有几个步骤:第一是根据目前我们的核心业务或者我们掌握的核心技术来筛选。换句话说,这个项目首先我们有能力做。其次,考虑这些项目在当地能不能做,我们会对这些项目的背景、投入产出等做一些核算。作为公司来说,我们的底线是不亏本。通过一些项目群的执行,我们逐渐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当然了,有些项目是标杆性的,或者对当地节能减排有示范性,哪怕项目经济性相对差一些,我们也要全力做好,积极推广。

  至于印象深刻的节能项目,我个人觉得比较好的是我们给美的、格兰仕做的屋顶光伏项目。这两个项目目前分别是亚洲、全球单个厂区最大的分布式光伏项目。现在美的分布式光伏项目已经实施了,格兰仕还在建设中。就美的来说,我们先为美的改造注塑机近200台,项目平均节电率45%以上,为美的节省能源费用数百万,然后将服务从室内延伸到室外,为美的建设绿色光伏屋顶。这些项目是“组合拳”性质的,因为屋顶光伏每平方米只增加10多公斤的载负,平常屋顶不需要很大的改动,夏天车间的温度能降低5到6度。冬天比原来要高到2到3度。屋顶装光伏组件后,车间的能效要提高50%左右。通过组合拳的方式,真正地把节能量落到实处。

  而通过我们改造过的注塑工厂,它生产出来的产品也更有竞争力。美的顺德制冷工厂使用绿色光伏太阳能生产的产品海外销量提升20%左右。因为这些产品的出口国,对这些家电的生产环境和家电本身是有能效要求的。那么这些国家的购买者在参观过这些车间以后,对这个工厂的节能环保意识,对于其绿色家电的信心会更加充足。所以,通过推广节能减排项目,我们投资项目挣到了钱;对于国家来说,节能减排改善了环境;对于工厂来说,它的绿色文化和它在市场上的形象得到了改善,有利于企业产品的销售。这应该说是一个各得其所、各方多赢的局面。这也是我对这两个项目印象深刻的原因,因为它结合了新能源、节能减排、品牌打造,是一个组合拳方式,既有社会效益,又有经济效益。

  

  《WTO经济导刊》:公司推进了众多项目,在项目推进过程中,是否面临困难?

  周支柱:有很多方面,比如有的工厂认为,你的节电率20%-30%,每年才节约电费几万块或者几十万块,跟它的产值或者利润比,不算大数。企业没有从全国全行业的角度看,有时一个工厂节约几十度电,从企业来说,不是大数,但从整个行业来说是很大一个数。节能不完全是节约多少钱的问题,是一个意识。所以我们提倡节约一度电,增强一度绿。点点滴滴积累起来,就会形成很大的一个量。所以,观念要转变,不要只算经济账,要算社会账,要算环境账。这个方面我们还有一些路要走。

  

  《WTO经济导刊》:未来南网能源有哪些计划?

  周支柱:加大跟政府的合作力度,跟省级政府、城市、县、镇,甚至村,通过各级政府的共同努力来引导节能意识,制定节能环保的政策。其次,我们要联合行业协会、研究机构、大学科研院所研究适合中国不同发展阶段的能效标准对比。能效有参照物,才能评判企业、居民用电是不是科学、是不是高能效。用这个尺子一量,就有生存空间,知道如何科学用能。通过能效标准,来制定和推广、进而找到节能空间。第三个就是南网准备成立能效研究院,具体由我们来开展这项工作,通过跟日本北欧美国一些能效高的国家的合作,和有意愿来中国进行节能减排的公司合作,通过引进国外的节能减排技术和商业模式,通过我们自己的研究,提高用能的综合能效。未来我们在这三个方面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WTO经济导刊》:您推广节能减排的工作多年,这份工作给您带来哪些影响?

  周支柱:这个工作是一个非常光荣、很有挑战性的工作。因为中国单位GDP的能耗还是比较高。我原来从事过多年的发电装备和发电厂的工作,是提供能源的。原来市场缺电,更多的是通过增加供给来解决问题,希望多发电;现在我们通过节电,就可以减少供应的需求量。这与国家“节约优先”的要求也是一致的。这对我来说,是个很有意思的工作。

  另一个感受是,在这个过程中,让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我们的政府、企业、居民在如何科学用能、环保等方面观念和意识都在逐步地改变。

  第三个感受是我原来做过多年的国际业务,海外对中国的能效提高越来越关注。据了解,像美国的能源部、美国的大使馆领事馆、以色列的领事馆、丹麦、日本等都在寻求跟南方电网的合作。希望通过我们的合作引入他们的技术管理来提高中国的能效。节能减排已经跨出国界。中国的节能减排不但改善了中国的环境,也改善了全球的环境。这些方面已经引起了所有有志于节能减排、有志于改善我们整个地球生存环境的国家和公司的重视。